文明的介质

RuanYifeng 兄博客中的一些图片消失不见,据说是他将图片托管在某个国内有名的图床,该图床说他的图片非法,将之帐号删除,这些图片就消失在风里了。 非法不非法,且无需多意,阮兄说过一些郭嘉的不好,想来配图也不是那么净佛眼,再加上模棱两可的“遵守中国法律”,被删号也能理解。但这反倒引出来我一个问题了,互联 Read more

我为什么不喜欢Linux : 请给“小白”一个标准

本来我不是一个爱发牢骚的人,但是希望就Linux这点破事说一说,虽然抱怨并不会解决问题,但正如言论自由保护了国家的政治健康一样,这样的牢骚还是应该常抱怨常新才好。 Linux作为一系列操作系统的名称,它是一个开源的象征,也代表了操作系统绝大多数的未来,但是它的分裂和无秩序状态令人寒心。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用 Read more

关于读书

读一本好书,就是与许多高尚的人谈话。—歌德 小时候,看过些书,从三国演义,哈姆雷特,到西游记,格列佛游记,名人传。想想写书的人的思想深度,确实是能够称之为’高尚的人‘的。我也得益于这样的条件,能够和“高尚的人”谈话。前几日韩寒在博客中透露,他年少时就熟读历史,对钱钟书的《管锥编》也有涉猎,不得 Read more

移动平台应如何发展,谈谈我的看法

看了很多关于平板电脑的新闻,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iphone先天是优于Android的,不论从技术上,从美学上,还是从用户消费习惯上。Android走的是类似当年pc的路线,但考察其技术实质,并不是一个pc的功能,而是一个java虚拟机的功能。我今天了解到了i-jetty项目,我认为前景很大,它把一个java虚拟机的概念发挥到了极致,搞 Read more

论北总布胡同梁林故居的倒掉

      北京北总布胡同24号的四合院,是林徽因和梁思成当年的居所,1930年到1937年间,夫妻二人在这里租住7年。今天在新闻上看到北总布的这个老房子被拆掉了,痛心不已,我还能够说什么呢?金钱利禄的追逐,就眼睁睁毁掉记录一个时代的文化载体。这些房地产的土匪,是文明的刽子手。        梁思成和林徽因夫妻 Read more

为自己的梦想填砖筑瓦

毕业是每个学生都会面临的问题,我无意在这里念一本教学经,关于这方面的选择,只是想和你谈谈。 毕业之后,是我们正式的以一种全自由的姿态观察和体验社会的开始。但同学们大多把自己的想法,局限的很死,保研考研找工作,就像是在给自己找一个下一步的学校一样。都希望把自己给“托管”到某个组织里去,当然,这本身是 Read more

现实世界的智能坍缩效应 蒙特霍尔游戏

有这么一个经典的节目,你被邀请参加一个大奖活动,中了,就可以赢得一辆跑车。 在舞台的中央,有三个门,门后分别有一辆跑车,一只羊和另一只羊,哪个门里是羊,哪个门里是跑车,你并不清楚,但主持人清楚。 可能的状态有三种 车,羊,羊 羊,车,羊 羊,羊,车 现在,主持人让你选定一扇门,比如你选择了最左边那个。这 Read more

大跃进和文革的关系

大跃进时期 先是关于钱老的某段描述: 在全国享有很高声望的物理学家钱学森在却在《中国青年报》上发文宣称:“土地所能给人们的粮食产量碰顶了吗?科学的计算告诉人们:还远得很!”“把每年射到一亩地上的太阳光能的30%作为植物可以利用的部分,而植物利用这些太阳光能把空气里的二氧化碳和水分制造成自己的养料,供给自 Read more

什么是Tumblr?说说轻博客,博客与微博

tumblr是一个轻博客系统。 什么是轻博客?轻博客比博客轻,比微博重,典型特点是没有140个字的限制,又能表达简洁而小巧的思想。 按我的排序,常见的记录信息的载体有这样一个从小到大的顺序: 微博->轻博客->博客->书。 按我的感受,它适合发如下内容: 新想出来的某个idea, 研究出来的一份菜谱, 记录一些零碎的小知识 Read more

为什么机器这么有智能,却没有达到人的智能?

今年7月的《环球科学》上,刊载了一篇《检验机器人智商》。 “我们怎么知道是否造出了一台有意识的机器?只要让它做一道简单的智力测验题就行,如果它看不出拉登与奥巴马握手的照片是PS的,那么它离智能还很远。” 这篇文章详述了一些情形:用人类的生活尝试可以轻易判断的事物,在计算机看来,非常难以做到。 Ps:以下是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