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的介质

RuanYifeng 兄博客中的一些图片消失不见,据说是他将图片托管在某个国内有名的图床,该图床说他的图片非法,将之帐号删除,这些图片就消失在风里了。
1
非法不非法,且无需多意,阮兄说过一些郭嘉的不好,想来配图也不是那么净佛眼,再加上模棱两可的“遵守中国法律”,被删号也能理解。但这反倒引出来我一个问题了,互联网上的言论,不说论坛里那些没营养的灌水,像阮兄这般有用的文章,虽不成一家之言,也广博了众人的见闻。然而这些文章,都存在于一个很不稳定的媒介上面,文字是自己搭的服务器,图床是某个图床服务商提供的。一旦有一天,这些媒介不稳定,消失了,文章也就散佚了,考无可考,更是拷无可拷。

在这个方面,Google是做了一件好事,它索引 了几乎互联网上所有文本内容,在google的搜索结果里点Cache,就能看见文章,当下服务器崩溃,这些索引也还在。Google的Bigtable设计的出发点也有在一个数据格内存放多个历史的初衷。但是Google现在不索引图片,这是美中不足的一点。

但即使这样,互联网上的信息还是脆弱的,今人的文章放在互联网上,谁敢说能健康20年的?周围朋友就有许多因域名空间付费等原因,文章无处可寻了。现在的我们只能看到当下的互联网,十年前的长什么样,绝大多数都改版消失了吧。

Google的索引,也是不稳定的,因为Google是个商业公司,纵然它现在业绩很好,也终究有不挤的一天,为了减少硬件开支,删掉没用的cache我们也不能责怪它。至于国内的搜索引擎,因为有政策的因素,反倒一些有价值的内容,连cache都不敢有的。

当然,这件事放眼全世界,当下是Google做的最好,但是我还是希望Google能保存一些图片,乃至视频。大不了只把G+上+1多的那些文章的图片给保存起来。图片的保存要比文字困难很多,但我觉得对Google来说,不是什么真正的难题。至于视频,由于Youtube的类似事实标准的存在, 已经是状况非常好了。也希望那些别的公司,即使公司倒闭了,也不要轻易就销毁了这些数据,也许这是隐私,但从大的角度来说,这是用户创造的一段历史,如果真的销毁了,未来从哪里去考究?

写在纸上的书,比硬盘里的书长久,即使遭遇了政治的罹难。
2

“秦朝焚书之时,一些儒生冒死将一些儒学书籍藏在墙壁的夹层里。这些经书到了汉代陆续有所发现。汉武帝末年,鲁恭王拆孔子旧宅以广其宫室,在孔府旧宅的墙壁夹层中发现包括《尚书》在内的大批藏书。”新旧《尚书》还引发了今文派与古文派的争斗,而《死海文书》的记录更是终结了一批关于《圣经》的争议。如果未来有了不一,这些两千年前的文字比十几年前的互联网信息保存的还好,这岂不是给当代科技的一个打脸?

我又想起了《三体》中罗辑的那句话:刻在石头上。

文明的传承需要介质,惟愿有一种与政治无关,且天长地久的介质。

文明的介质》上有 1 条评论

  1. 人就是很好的介质,尽量广泛地把自己的思想传播出去,后人在传播过程中又会把你的理论不断完善,即便文稿丢失了,后人也能重新写一份。不过像玛雅人那样整个种族都消失了就没办法了,只能靠石头了,或者更广泛地接触外界,更广泛地传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