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读书

读一本好书,就是与许多高尚的人谈话。—歌德

小时候,看过些书,从三国演义,哈姆雷特,到西游记,格列佛游记,名人传。想想写书的人的思想深度,确实是能够称之为’高尚的人‘的。我也得益于这样的条件,能够和“高尚的人”谈话。前几日韩寒在博客中透露,他年少时就熟读历史,对钱钟书的《管锥编》也有涉猎,不得不赞叹当年他阅读之广。

一个人的性格,很大程度上,就决定于年幼的时候阅读的书。我们小的时候,那些书籍,是唯一向我们展现一个完整生活状态,一个现实世界的缩影的媒介。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这个世界应该怎么样,在年幼的头脑中并没有形成概念。如果有一本书在,那么书里描述的,可能就会成为少年脑中映射的“部分真实”。如果你年幼时也读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那么读完之后,想必心里能有一股油然而生的镇定,勇敢和对生活坚强的态度。一本书,一种思想,是我们人类进化之后,以DNA之外的物质,遗传下来的财富。

在Bret Victory的blog上看到它的长期计划:
Give people the tools to resist and destroy consumer culture(ubiquitous emotionally manipulative branding and advertising, materialism, artificial fashions) and the corporations’s oligarchical control over employment, entertainment, and creativity. Return power, diginity, and responsibility to the individual.
创造有用的工具,使人抵抗和摧毁消费文化,打破公司在就业,娱乐和创造力上的寡头控制。令世界迎来力量,庄严与个人使命感的回归。

如果我有一个深深植根于心底的梦想,我想它的表述,就如这位远在大洋彼岸的杰出人物的表述一般。

精神和现实的博弈,就如同阴和阳的此消彼长。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杨慎一曲《临江仙》,道尽古今英雄事。而你可又知他亦能填《点绛唇》如这般:

暮鼓晨钟。春花秋月何时了,七颠八倒,往事知多少。

昨日今朝,镜里容颜老。千年调,一场谈笑,几个人知道。

你知李白有:
飞流之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而知道不知道:
欻如飞电来,隐若白虹起。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

几乎我们能够接触到的思想形态,决定了我们的思想深度。杨慎的这首词是看电视剧学来的,李白的《望庐山瀑布》是从课本中来。少时以为我们的教育,在未来将会是一个广阔的人文空间,然而就这些电视和课本的片段残缺,却成了大多数中国学生的人文标配,而且在随着岁月不断的流逝。方祯有一日见了我问道:郝师傅,最近可曾看过什么书否。我说一年时间,忙心劳力之余,只读了一本《百年孤独》。

读书,是个永恒的话题。不应是教育的附庸,否则,人生就被局限于思想的迫狭。

杨慎认为,知天下,一要靠“躬阅”,就是亲历亲为,二要靠“载籍”,就是要广泛阅读。这和王阳明的“知行合一”无疑是类似的。罗曼罗兰说:“谁都不会死读一本书,每个人都从书中研究自己,要不是发现自己就是控制自己。” 看看古往今来的中西内外的贤者对一些观点的描述,你会发现许多能够达成共识的一致观点。那就是阅读和亲身经历,能够成为伴随人成长的良师益友。

消费社会,快节奏,这些现状让人没有办法思考,便无法提出自己有效的观点和形成自己独立的判断。阅读好书,能让你在纷乱世界中看透不变,形成自己独特的文化修养和内涵。并且,热爱写作吧,让你的思想有输入有输出,造福他人。

读书是读纸书,还是电子书,买一部手机的钱,可以买80-100本书,买一个kindle的钱,可以买10-30本书。所以买纸书是划算的。而且纸书的交互方式要强于电子书,见
Bret Victory在这篇文章中的描述:

人文培养,一生一世。愿诸位书中上下求索,明心立身。

PS:Bret Victory是苹果UI的设计师,他一直致力于改进人机交互的现状,给人类提供最好最实用最适用的人机交互方式。(我给大师发了一封邮件,但大师太忙没回我呵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